驾轻舟 行浦江

 

 

  --轻舟投资(集团)有限企业董事长钟映松专访

  一个坦诚的笑容,带着冬日上午的灿烂阳光,顿时令人感到踏实的温暖。这是钟映松的笑容,有着实实在在的质量,并非浅浅浮出,而是融化之后漾出来的样子。
   钟映松的职业路,如他的企业名一般,轻舟一路,表面看似顺风顺水,事实上,多少惊险都在水下,常人看着,只是轻松愉悦,船上的人,可是自有分数,明白水深水急,浅滩暗礁。一个急弯,一处落石,都靠掌舵人巧妙躲过,过了,又是轻舟一叶,不觉已过万重山。

 

  削木成舟
   《上海川商》:你是什么时候来上海的?
   钟映松:1992年,从四川过来上海。
   《上海川商》:为什么会选择房地产呢?你喜欢这个行业么?
   钟映松:我本身是学建筑的,所以……还有,当时刚好上海轻工业专科学校想做一个校办企业,专门解决教职工的住房困难问题,当然也顺带做一些经营类的项目对后勤工作进行补充。
   《上海川商》:可是当时你才刚毕业呀,怎么会将此重任交给你呢?
   钟映松(笑):大概(思索片刻),我也不知道,校长是很信任我,一开始就很信任。
   当1996年钟映松开始执掌轻舟时,他已经很清楚自己的方向。这个年轻人,长了一副憨厚的面容,并且,更令上海轻工业专科学校的校长放心的是,他做事非常老成,思虑缜密,不似通常年轻人的年轻气盛,浮躁不安,钟映松那时就已经很沉稳。并且,在这个校办企业成立伊始,他已经考虑到今后可能出现的股权纠纷,以及随之而来的决策纠纷--虽然现在很多人在成立一个企业时都会有这样的考虑,但在当时,有这种想法的人并不多。
   钟映松掌握了绝对的股权,开始摩拳擦掌又小心翼翼地做起来。企业体制不规范是高校校办企业普遍存在的问题,很多校办企业都会沿用计划经济体制下行政干预的办法来管理企业,大部分校办企业不能依法自主经营、独立核算、自负盈亏、独立承担民事责任,导致企业在遇到重大的投资时机时,学校和企业双双处于被动地位,痛失良好的投资发展机遇。这种事企不分的管理体制使企业经营者进退两难,禁锢了校办产业的发展。但“好在校长有着非常开明的海派作风,他说,让懂教育的人做教育,懂经营的人做经营,所以并不阻碍我做一些决策,”钟映松说,他很敬重校长的意见,但校长并不干预他的经营。
   “开始当然还是有一些困难的,”说起困难,钟映松有些轻描淡写,他没有说到底有多困难,也没有细致的描述,他习惯了用笑容面对必须存在的困难。
   1997年,时任中国国务院副总理的李岚清提出“共建、调整、合作和合并”的8字方针,要求到2002年左右基本完成高等教育管理体制改革和布局结构的调整,形成综合性大学、多科性大学和单科性大学比例合适的新格局。由此,开始了高校合并的风潮。轻工业专科学校正是在这种背景下与复旦大学合并。
   因为钟映松最初就掌握了绝对股权的这份远见,和校方的开明,当后来,1998年底轻工业专科学校合并时,轻舟很顺利地就完成股权转让。1999年6月,轻舟改制为民营企业,成了钟映松的全资企业,很平静,完全没有出现通常校办企业的产权问题。

 

  巧思行舟
   《上海川商》:轻舟,这个名字很特别,不大像一个房地产企业的名字,通常房地产企业都会取那种很有气势的名字。
   钟映松(未语先笑):大家原本就是一叶小小的舟,在众多房地产大鳄的夹缝里求生存。
   《上海川商》:那只是因为你比较会找到边缘的机会吧?
   钟映松:必须要这样做。我对自己企业的定位很清楚,大家做不了那些很大的地产商做的项目,只有依靠自己的优势做些项目。
   脱离了学校,钟映松的事业并未因此停滞,依然很正常地运行下去。这个时候,钟映松开始找自己的发展道路。
   上海,大地产商云集抢地盘,地产企业亦无数,如何能在此间获得一席之地,需要智慧、技巧与策略。钟映松的策略是,做一些小而轻的项目,遇到大的机会当然也不放过。
   钟映松开发了“轻舟公寓”、“东方文苑”等住宅项目。并且参与或独资开发了很多科技园区,比如徐汇区斜土路茶陵北路的X2创意园区,建筑面积13000㎡,经营情况良好,出租率在90%以上;杨浦区赤峰路的63号设计创意工坊,建筑面积26000㎡,出租率在100%;虹口区东体育会路置汇谷科技园区,建筑面积13000㎡,正在招商中,目前已招租80%;刚完成企业并购进行开发的徐汇区龙水路新储科技园区正在改建中,建筑面积约8000㎡。开发的工业地产项目,松江工业园内的松舟工业村,建筑面积60000㎡,已全部交付给市政府重大工程配套动迁工业企业使用。
   其实,在上海,科技园区,尤其是创意园区的招商工作并不好做。上海的创意园区,据称是全球最多的,但事实上,上海的75个创意产业聚集区未能摆脱高空置率等问题,处境日渐艰难的尤其是艺术类创意园区,M50、红坊以及田子坊内的许多画廊处于交易量骤减、资金回笼困难等经营状况,大部分园区都面临偿还银行贷款的压力。
   在这样的背景下,钟映松能保证他的创意园区有几近100%的出租率,实在够令人佩服。
   最近,他又发现了新的项目:单身公寓。这个新兴的市场尚未完全开发,钟映松也还在思索当中。
   单身公寓的名词并不陌生。自1999年下半年起,上海的单身公寓一个接一个的推出,每一个楼盘几乎都在一个月内达到100%销售率。如此之高的销售率,如此之快的销售速度,令开发商始料不及。约在1997年,有人将空置的整幢商品房,经过简单装修后拿出来,面向中层收入的白领出租,一般每个人负担的费用每月在500-1000元之间,结果情况相当好。这便是上海最早的单身公寓。
   2000年沪上首次出现了作为出售形式的单身公寓,此类物业甫一面世即呈火爆之势。
   当时很多人质疑,单身公寓只是过渡性产品,不足以维持热度,果然,出售型的单身公寓开始渐趋冷淡,已经没有人想起,曾经出租型单身公寓的火爆。
   钟映松看到,出租型的单身公寓是有市场的。上海外来人口多,尤其是高科技人才与高端服务业人才的引进,使得这种需求增加,而且,这种趋势还会越来越明显。
   但他会非常小心、非常谨慎地进入这个市场。

 

  忙碌而闲适
   《上海川商》:你做事总是不急不缓,又好像没什么能令你急躁,为什么?
   钟映松:我奉行中庸之道,凡事取其中间,不冒进。
   《上海川商》:但对于一个创业者来说,这会不会是缺乏拼的精神?
   钟映松:这个,我的性格就是这样,我觉得差不多就行了,没有太高的追求和想法。
   《上海川商》:是的,每个人都有自己在乎的东西,并不见得就是无限的财富。
   钟映松:对,我对财富的观念是,够就行了,我不会牺牲自己的太多东西去争取这个。
   钟映松端起他的很大一个茶杯,呷了一口茶,向沙发靠过去,他说,对他来说,最重要的是朋友、家人,他不愿意牺牲这些与朋友家人在一起的时间,专门去挣钱。
   “现在企业已经上了轨道,助手又都很得力,我对企业的事情,反而管得不是那么多,”钟映松说,他的很多时间都给了在沪的四川商会,做义务劳工,但他忙得不亦乐乎。
   实际上,钟映松除了轻舟本身的地产项目,还有全资控股及参股企业近20家,其中有家企业已经上市。这么多工作压身,钟映松还可以抽出时间来照顾朋友,甚至对平时接触并不多的同事,他也记得在人家家里出事时及时奉上安慰短信。
   “你不要觉得我很刻意,我做这些事的时候,就是想这样做,完全不是想要博得什么,”钟映松说明道,这个我相信,他不需要求得谁的好感,他诚恳的处事方式,已经足够令人亲近。

  “又要过年了,我又要忙了”。钟映松虽然叫苦,但看得出,他很开心。

  Q&A
   Q 你最尊重的人是谁?
   A 我的父亲,他教我做人的礼仪,用传统的方式为人

  Q 你最不能忘记谁?
   A 我的初高中同学。那是我最美好的一段时光,他们也是我最不能够忘记的一群人。

  Q 你是个怀旧的人么?
   A 怀旧?是的,我是很念旧,念旧人。我把人情看得很重。但我不是那种沉湎在旧事当中,而是怀念那些过去的人。

  Q 你有没有经历过背叛?
   A 有的。但我说的,是事实上是一种背叛,我自己并没觉得怎么样--换位思考一下,任何人做一件事都出于自己的理由,这样想一想,也没什么可生气的。我经常会用换位思考的方式想问题,就可以理解很多事情了。

  Q 在孤独的时候,你会做什么?
   A 我很少有孤独的时候(大笑),因为多半时候是跟朋友在一起。如果感到孤独,我会看书。

  Q 你最恐惧什么?
   A (思考)这个问题我从来没想过,我好像没什么可怕的。(死亡?)不会,我不怕死亡,我认为生死天注定,这个不是人力可为,所以也没什么可怕的。

  Q 你人生最大的一次转折是什么?
   A 如果一定要说有一次转折的话,那是我来上海吧。

  Q 你所认为的成功是什么?
   A 对自己,问心无愧。对我来说,一定要做自己觉得对的事情,自己觉得心里要踏实,就可以了。外在的衡量标准没有意义。

  Q 你最希翼自己具有的才能是什么?
   A 外语。我希翼自己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可现在还不行……我能讲广东话,能讲上海话,但不知为什么英语不行,大概要去英语国家住上几个月才行。

  Q 你最欣赏的品质是什么?
   A 忠诚。忠诚是忠和诚两个字,在我理解,就是以心换心,为人诚恳。


钟映松

钟映松四川成都人,现任上海轻舟投资集团有限企业董事长,88必发国际娱乐实行会长。

相关阅读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