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闯且吟

 

  --88必发国际娱乐常务副会长、上海裕都集团董事长张钧专访

  不是很有些才华和底气的文人,不敢碰“赋”这种体例;不是很有实力和判断力的商人,不敢开发过多的商业地产项目。
   这两个看来相去甚远的行当,却有着同样的内在逻辑,在张钧这里,这个逻辑叫做:“闯”。这个极富动感与行动力量的字眼,从张钧绵软的中式对襟衫里透出,像极一招外柔内刚的太极掌法,将一股强大的力量向外推出。
   在张钧的赋里,这个力量表现为响亮坦荡,言之有物,不见汉赋的堆砌华丽,只见大丈夫大气概;在他的房地产项目里,每一出击亦都是重磅爽脆,落地却是包裹着厚厚的柔软而踏实的学问。因着张钧自己的深厚国学功底,这些项目的包装丝毫不见矫情,反而契合得恰到好处,令人击节。

 

  藏卷投商
   张钧本该是一位文人。受到一位热爱诗词的语文老师影响,张钧自小便钟爱古汉语文学,不仅遍读诗书,还常常以诗抒怀,写就许多耐人回味的篇章,现在他也身兼着绵阳诗词楹联学会会长。
   但张钧的诗有个很大的特点,便是言之有物,从未有为赋新词强说愁的作品出现。这大概就是张钧的性格使然:他的务实作风,使得他的文风也是务实的,即便是浪漫,也是建筑于实体之上的浪漫,这种浪漫只能算是一种尾音,绝对不是主旋律。
   在这样的情形下,张钧即使是文人,也是辛弃疾式的文人,做一个实干家才是他真正与生俱来被赋予的使命,而文学创作,则是“幸甚至哉,歌以咏志”,作为情感的排解和出口。
   所以,当他在教育岗位上工作多年之后,能够毅然决然放弃可能在这个行业里升迁的机会,转而投身为商贾。
   1995年,在教育局专门已经初涉学校基础建设的张钧,渐渐对房地产行业有了了解和兴趣。这一年,在经历了之前的炒作与调控之后,中国国内的房地产市场处在一个萎缩的状态。随着中国的福利分房制度改革的深入,政府需要全面启动商品房市场以完成分房制度的转化。当时,开始有一些城市率先启动了改革措施,以刺激房地产行业的发展,其中最为主要的就是蓝印户口制度,继深圳之后,上海也开始推广这一政策。
   从这时开始,国家开始引入并鼓励开发商,造更多的房,以应对越来越大的住房需求。这些开发商中的一部分,后来开始进军商业地产项目。
   张钧有做这一行的天赋,他很敏感地发现,上海有机会。在这之前,上海的商业地产基本上还停留在大新、新新、永安、先施这些老牌百货企业,没有新来者出现。而从1992年开始,上海结合城区改造和商业街扩建,开始了第一次大规模却无序的商业设施建设。真正开始有规划有规模地进行商业地产项目开发,则到了1995年。也就是张钧进上海的这一年。
   “商业地产的发展需要口岸的建设,在口岸具备的同时,要了解整个市场的功能布局。商业地产树立的是形象,随着上海旧城改造的进行、城市功能的扩大、城市形象的改变以及商业结构的调整,企业的品牌也需要得到不断的提升。”张钧说,他初到上海,正是上海的商业地产发展态势还不是很好的时候,将劣势转化成优势,抢占了优先发展的契机,当上海开始对商业功能进行局部的调整和充实的时候,上海裕都扮演了排头兵的角色。
   在当时的情形下,政府对开发商抱持着非常开放欢迎的态度,张钧很快开始熟悉状况,积累人脉,在绵阳上海两地奔波5年后,张钧已经有了底气和把握。
   2000年,张钧决定率领麾下的兴力达集团正式转战上海。初到上海,张钧便有了第一次大手笔:投资3亿多元在徐汇区开发了建筑面积5.7万平方米的兴力达国际装饰城,年租金收入达到7000多万元。牛刀小试,一战功成,让张钧下定了在上海加大投资的决心。

 

  恰到好处的转型
   事实上,张钧成就自己的最大优势,在于他的眼光--这当然是好的商人都具备的质素,比如张钧最敬仰的李嘉诚,就是一个典范,早在浦东还是一片荒地的时候买的地块,现如今眼看着就施施然长成了金地,真的是不得不佩服。
   就在上海的商业地产项目风生水起的时候,张钧却意识到,该分流部分资金,做一些回笼更快的项目,当然是住宅地产。
   “做任何一个产品,首要的是需要研究市场、利润以及对投资风险的控制性,因此面对市场面积的增大、成本的增加、租金下滑的态势,裕都在上海继续投资商业地产,无疑需要投入的资本更大,而收益上的上升空间却有限。”张钧说明说,这样一来,即便上海的地产价格飙升,但当房价涨到一定程度也会有一个逐步稳健的过程,回落的过程对开发商来说就是一种风险,无形中增加了投资的压力,同时也可能带来并非预期的投资效果。
   他将从商业地产转型的首个项目放在了苏州。苏州属于长三角,与上海仅有90公里的近距离优势。而从当时苏州的房价来看,离上海很近,但房价却相对理性,没有出现如同上海、杭州一样的非理性价格上涨。 
   而且,张钧看中的还有苏州的独特地理优势以及历史人文特色。“苏州的建筑学问是中国传统学问的精髓,从苏州现有厚重的历史大学问背景出发,越湖名邸将打造与周边环境协调共生的建筑类型,”张钧说:“'橘生淮南则为橘,橘生淮北则为枳',住宅建设要做到真正的成就经典就必需与大的环境相匹配,具有积极的学问认同感。现代人是不会拒绝学问的,与学问有关的东西,在生活中间各个层面都能够渗透,但需要对应用性进行思考,尤其是在建筑艺术之中,需要从现代生活实际需求和适应性出发,把传统学问进行延伸,进入建筑艺术中学问运用的良好模式。” 
   这大概是他自己的真实想法。越湖名邸的住宅设计理念为“环境、亲水、苏州、品位”,强调以人为本,做到规模化、专业化、特色化。利用水系资源,突出小桥流水的江南格调,多层、小高层、别墅以及商铺建设中都融入苏州建筑元素,同时在传统的风格上注入现代元素,能看出张钧自己的格调。

 

  千佛痛后更强
   张钧的能力得到了印证,但他却不是一个受到命运之神格外眷顾的人。挫折随之而来。是无可避免的天灾,张钧却以超凡的勇气面对。
   千佛山国家森林公园生态风景区是张钧投资5.288亿元经过8年开发的,这个位于北川、安县、绵竹、茂县四县交界的高寒山区景观很美,且有始建于唐代的千佛山庙。
   2005年5月12日千佛山国家森林公园开山后,经营一直很好。2008年5月11日,也就是千佛山开山三周年的前一天,张钧赶到了绵阳。不想,第二天,就遭遇5.12特大地震。
   这场地震彻底摧毁了这个旅游区。通往千佛山的公路和茶坪河被两山合拢阻断;50%以上的千年森林植被变成了满目凄凉的黄土荒山;通畅的景区道路、栈道被摧毁后又被山石掩埋;所有供水供电等配套设施全被摧毁……
   “当然很心痛,”张钧没有说套话,坦承千佛山损失很大。但是,有比这些更令他着急心痛的事情。
   特大地震使位于绵阳城中的兴力达总部大楼剧烈摇晃,张钧在组织员工紧急疏散并确定无人伤亡后半小时,即带人驱车赶往千佛山重灾区,那里当天有650名游客和在职员工。千佛山与北川相连,进山道路被毁,车行至小坝受阻,张钧当即下车,不顾生命危险,艰难地行走在满山滚石的山路上。
   当天下午5点30分,张钧遇见了太平洋保险企业的5位受伤游客,他们是刚进山口就遇上地震艰难返回的。张钧当即用车把5位游客送往安县医院。听5位游客讲述,张钧了解到,进千佛山口的肖家桥段两山合拢掩埋了进山公路横在了茶坪河上,650名游客和员工生死未卜,千佛山景区和高川、茶坪两乡已成为孤岛。张钧当即找到安县县委,提出请示上级派直升机进山救人,经多方努力,19架次直升机飞抵千佛山和茶坪、高川两乡,成功救出60名不能行走的重伤员和一名婴儿。
   那几天,张钧一直在千佛山重灾第一线奔波指挥救人,并向当地政府捐赠500万元进行修建希翼小学。
   看着张钧闲适淡然地坐在沙发上,很难想见他当时战士一般的热血和坚持,或者,这种热情热血和坚强的意志,已经深深植根于他的血脉之中,与他的事业和诗赋融为一体。大地震前张钧描绘了千佛山的美景:宝藏瀑布落云端,千佛香客夜未眠。古树杜鹃遮日月,天门溶洞透峰峦。熊猫悠闲踱竹海,金猴敏捷荡林间。日出云海腾千里,佛光普照含万山。大地震后的翌日他又含悲写下了《掉千佛山同仁》天塌楼陷魂惊慌,山蹦地裂石疯狂。黑云欲盖千佛顶,飞砂已毁万民房。数年同仁祈安在,一瞬青山埋忠良,借问奔波何所惧?大难昂首兴国邦。

 

  新增长极:总部经济
   他的热情与目光,会在触及令他心动的事物时瞬间迸发出来,然后又趋于柔和与踏实,这是一种再好不过的过渡--激情与敏锐用来发现,稳健与坚持用于实行。
   当张钧再次回到故乡时,又发现了新的商机:总部经济。
   龙潭裕都总部新城项目,是2007年在成都举办的第八届中国西部博览会结出的胜利果实。2007年5月,在成都召开的第八届西博会期间,张钧率团到成华区进行实地考察,“区位优势突出,规划国内领先!”龙潭工业区发展总部经济的优越条件打动了张钧的心,双方就在龙潭打造总部基地达成初步共识。商机就是战机,2007年11月18日,龙潭裕都总部城项目正式破土动工。
   当时,对于龙潭总部新城的建设速度,张钧有着自己独道的见解:“成都2008年人均国民生产总值达3900亿,富可敌省,在西部地区中具有绝对优势,再加上成都的活力、全国统筹城乡综合配套改革的政策优势等,来西部的投资商,将首选成都。”
   2009年面对灾后重建的巨大压力、全球金融危机,张钧飞美国、跑上海,紧盯国内国际经济大势的他,以全球化视角对裕都集团的投资进行了全新审视。“将龙潭总部新城建设成为成都的一张'新名片‘,让来成都投资的人,到了龙潭就不想走。”这是张钧对龙潭总部新城项目的要求。
   如今,这座占地2700余亩的成都龙潭总部新城在成都东部的版图上迅速崛起,其“先行先试”的全新模式正逐渐成为引领成都总部经济发展的一个“风向标”。龙潭裕都总部经济城的招商形势一片大好,房子尚未完全建成,就已经有数百家国内外知名企业争相入驻。张钧感慨之间写下《天府龙潭赋》:
   “……欣悦蓉城
   东望裕都总部
   西眺锦江楼殿
   南引会展车如织
   北聚商贾人若山
   水乡龙潭
   风吹金桂吻花香 银月吐蕊 芳润心脾
   雨打碧叶听蛙甜 朝露映荷 珠落绿盘
   美景已重来
   天上又人间”。
   2010年7月2日,绵阳市涪城区和上海裕都集团签署协议,商定将共同打造金家林总部工业城,5年内实现投资65亿元。
   金家林总部工业城实际上是涪城区金家林总部经济实验区的重要组成部分。金家林总部经济实验区紧靠绵阳的二环路、绵阳至安县第二快速通道,绵广高速穿境而过,规划面积33.7平方公里。
   张钧计划在涪城区,建设集都市工业、总部研发、休闲旅游、生活配套等功能于一体的“金家林总部工业城”,打造绵阳总部与科技和谐发展的产业示范区。
   这样的思路得到绵阳市官方的肯定,绵阳市委书记吴靖平曾公开表示,伴随绵阳经济的快速发展,建设总部经济的时机已经到来。绵阳市对金家林总部工业城给予厚望,“大家将支撑涪城区先行先试建设总部工业城,在土地利用、规划、体制机制建设等方面给予支撑。”张钧也强调:“政府的支撑对于一个民营企业来说是至关重要的。比起国企,原本民企就处在弱势地位,只有政府加以扶持,企业的发展才能顺利,同时也能加强该地区的经济发展,两者是能达到双赢的。”
   “金家林目前还是一个经济交通相对落后的村落,但未来可以成为绵阳经济新增长极。”张钧很有信心。按照计划,建成后的金家林总部工业城可直接和间接带动200至300亿元的生产总值,的确可以算作绵阳的新增长极。
   这也是张钧事业的一个新的增长极。在张钧的人生中,从来不缺少增长极,即使他有一天想要隐退,他的诗赋,他的书法,仍然会是他人生的增长极,令他的内心新鲜而饱满。



张 钧

  上海裕都房地产开发有限企业董事长
   上海四川商会常务副会长
   世界杰出华商协会副会长
   上海徐汇工商联常委
   四川省第五届十大杰出青年
   四川省第四届劳动模范
   四川省工商联常委

相关阅读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