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释人生

 

 --访上海珈俪时装有限企业总经理王冰

 

  “一个人只拥有此生此世是不够的,他应该拥有诗意的世界。”这是王小波说过的一句话,我很喜欢,其实,这与海德格尔说“生活在别处”有着异曲同工的意思。跳脱正在进行着的、实在厚重到化不开的生活,或许反而能够发现生命的真谛,或者说,发现自己。
   如果早先了解到他曾经是个诗人,便不会诧异于他在事业的稳定期,反而会去探求自己的内心,并且,更重要的是,他还有着面对真实的自我的勇气。

  初见到王冰,几分傲气,言辞颇不相让,锐气外露,甚至有些霸气,并不似通常商人的圆融。想来戴着这样低调中别致的眼镜框,穿着细节里藏心机的衬衫与西服的时尚中人,有傲气也是当然。只是他这份傲气并不是华服堆就的空大,而是从内里透出来的,并不虚张声势,只是难以掩饰。
   后来交谈才得知,王冰曾经是个诗人。诗人与商人,想来总是两种矛盾的身份,就好像老舍说的,诗人总不能服从于商人。所以,当一个诗人成为商人之后,就好像某种代表商人的价值观得到了胜利。周遭以身份来揣测人的价值和价值观,却往往忽略了那个“人”字。
   “我是个商人。”交谈的过程中,王冰不止一次这样强调,而他只说,“我曾经也写诗”,并不说自己是个诗人。商人的思维,应该是现实而理性的,富有逻辑,带着普适的谋略;而诗人,却往往给人予情绪化、意识流而自我的印象。王冰认同自己是个商人,概因于此。
   的确,将诗作为一种爱好,而生意作为主业后,似乎会令人更踏实,但诗的情绪并不会说走就走,它始终游移在王冰的身体里,成为他行为的一部分。他看待时装与时尚的眼光和自信,也有部分源于此。
   王冰的Lulualways,行走着挂满一整间屋子。现实中间或穿插着浪漫,这种浪漫是收敛的,臣服于现实的;而现实纵然纸醉金迷色彩斑斓,却总是因为那几笔浪漫显得与众不同;而王冰布置出来的员工休息室里,有一面书墙,当中有海子的诗集,有村上春树的小说,还有几本经典的设计类书籍。
   商人王冰,诗心藏于细节。


   关于生意
   《上海川商》:不得不以一个俗套的问题开始。什么时候开始做服装这一行的?
   王冰:大学一毕业就做了。其实我很早就知道自己要做服装,喜欢嘛,所以我大学选了纺织大学,就是现在的东华大学--尽管我当时高考的分数足以上更好的大学,但我兴趣就是这个。
   《上海川商》:这么固执。做自己的品牌,我觉得非常难,创业时候可能很有激情,但是坚持下来很难,尤其你还做得这么高端。中国的服装企业大部分都是国外高端服装品牌OEM的工厂。
   王冰:也有特别难的时候,不过后来挺过去了。大家起点就比较高,没有走通常的路线。
   《上海川商》:起点是很高,你们的店全都开在顶级的商场里,周边几乎都是国际大牌。
   王冰:跟谁做邻居决定了你的身份,这就是大家一定要选在恒隆这样的商场开店的原因。
   《上海川商》:要进入这样的商场,一定需要足够的底气吧?一个国内的品牌能被接受恐怕很难。
   王冰:哈哈,开始是以代理的法国品牌进入的,后来慢慢换成自己的。
   练过摊、做过布料的王冰仍然带着几分江湖气。他毫不讳言,当初上海恒隆广场、伊势丹商场等接受lulualways进驻,是因为他开始代理的法国品牌--它们有一个重合的lulu--有很高的知名度,且已经为国际顶级商场所接受。而这个法国品牌在中国的销售却并不十分理想,令王冰一度到了难以为继的状况。
   在这种情况下,他开始自己设计服装,注册了lulualways的商标,并逐渐加大自己品牌服装的占比。“虽然喜欢,但专业的设计我不行,不过,我会选,”王冰有些小小的狡黠,但也很坦诚,对于初创自己品牌时拷贝某些品牌的行为亦直言不讳:“反正都是抄,就像文章也时抄,设计也一样。但我抄得还不错,毕竟是写过诗的嘛。”
   说不清是自嘲还是自得,或者兼而有之,王冰对于美的确有感觉。翻看他2005到2006年间自己的设计,与其说对于时尚敏感,不如说更有经典的眼光。“(20)06年的时候真有猎头当我是个设计师来挖我哦,”王冰不无得意地说起,由于他一直都亲力亲为参与设计,竟有猎头以为他是个服装设计师。
   在他的努力下,2006年4月,仅在伊势丹二楼的一个店就取得了单月销售额70多万的成绩,伊势丹的日方负责人亲自到他的电里对店长鞠躬,以示感谢。
   “他们说我是运气好,但我觉得我真不单是运气好,我还是挺有长远眼光的,”王冰既不掩饰可能并不十分光彩的行为,也不过分谦虚自己的能力,他说的“他们”,大概是看着他一步步走向成功的人。运气并不会一再眷顾一个毫无想法与规划的人,对成功用“运气”盖过,只是一种勉强的托辞。而王冰并不打算借此否定自己的努力。他认为,自己是个好的商人,商业头脑很好,择邻而居令他已然创造中很高的竞争门槛,同时亦让自己的品牌流淌着洋气的血液,这一点,绝不是凭运气。
   而现在,王冰与原代理的法国品牌创始人合作,作为他的设计师,他需要支付这位法国设计师1000欧元的日薪。这在很多企业都是不可想象的,但王冰却有魄力这么做,不能不说他有自己的一套管理思路和商业逻辑,他知道该把钱花在哪里--地位与产品,这两样站住脚了,他的品牌形象也就不需要通过筷消品渠道、投入大量资金去做推广。

 

  关于理想
   《上海川商》:说到品牌的血统,有点尖刻地说一句,即使你将店面开在国际一线品牌的旁边,但仍然无法跟它们抗衡吧?你希翼自己的品牌做到什么程度呢?
   王冰:我先要强调,一个品牌的知名度跟它的产品卖多少钱无关,便宜或者昂贵,并不能决定这个品牌的价值。我的品牌和产品有它存在的价值。我首先要有特色。
   《上海川商》:坚持这么多年做这个品牌,你有没有想过放弃?
   王冰:想过啊,2008年的时候,我已经有点想打退堂鼓了,主要还是设计这边的问题,后来我决定让我太太上,她来管设计部,做好即继续,不行再说。结果真的起死回生了,
   《上海川商》:想过要成为国际化的大品牌么?
   王冰:我一直觉得,消费品的品牌才是一个国家的代表,一个象征,有次去国外看球,看到了场内的广告牌是海尔的,当时心情真的很好,觉得挺骄傲的。
   只有消费品牌才能代表一个国家的实力,这是王冰所抱持的非常坚定的观点。他认为,资源型的企业,尽管可能非常庞大,但并不能成为一个国家实力的象征,因为那是一定的,这种类型的企业的大并非自身的特色和管理,而是先天的。而消费品不一样,这不单需要产品别需要、质量足够好,还需要经营的智慧。
   王冰认为,他是具有这种智慧的,只是他还需要突破自我。
   我质问他,没有足够的学问历史,没有将得出的传奇故事,他怎么可能打造出如同LV一般充满骄傲的代表性品牌?王冰却认为,正如优衣库正在代表日本,宜家代表瑞典,代表一个国家的未必就是一个豪侈品牌。
   “我一直在这里,大浪淘沙也好,风波也好,只要过去之后,我还在这里,这就是一种胜利,”王冰说,他看到太多品牌因为坚持不下去倒掉,当然也看到一些民族品牌的成功,他从中学到了很多,但他有自己的路径和模式,他并急于求成,他现在更需要想的,是如何突破自我,发掘自身的潜力。“我突破了,企业也就突破了。”

 

  关于自我
   《上海川商》:你所说的优衣库也好,H&M也好,都需要规模,那规模就必须要非常充裕的资金,一己之力恐怕很难扩张。所以大家都在想着融资上市,你怎么打算?
   王冰:也有风投找过我,但我觉得还不忙考虑这件事吧。
   《上海川商》;现金流特别充裕?
   王冰:也还不错,但更重要的是我现在先要突破自己,如果不突破自己,生意也难有一个层次的突破。
   《上海川商》:怎么突破自己?为什么会想到这个?
   王冰:因为不快乐。与人竞争,就算赢了也不觉得快乐,没有发自内心的快乐的感觉。我想知道为什么,以及该怎样做才能找到快乐。
   《上海川商》:找到了么?
   王冰:正在找,不过已经有明显的感觉了。我觉得自己挺受周围的人欢迎的,也有一定的号召力。以前我并没有发现这一点。
   无论挣到多少钱,内心始终有种束缚感,没有真正快乐的感觉,大概很多人都会发出这样的感叹。所以人们缅怀童年,认为童真不再是成长的痛苦,童年时--对于现代人来说,说不定时幼年时--发自内心的快乐时怎么得来的?为什么随着年龄增长会越来越没有了这样的幸福感?
   王冰开始频繁地去想这个问题。他并不是以诗人的角度,追求沉溺其中的感觉,他要跳出,要释然,要摆脱,要明白。
   于是他开始了自己的“观心之旅”。他希翼找到真正的自我,找到真正的需求,从而获得真的幸福感。说实在的,人要面对真实的自我,需要足够的勇气。语言在经常欺骗他人的过程中,也会渐渐欺骗自己,最后,连内心也会欺骗自己。而要坦诚面对自己,就需要击碎这一层层日积月累的欺骗之壳,这是很困难,有时或许还会很痛苦的一件事。
   但王冰决意要这么做,他对自己的要求并不止于物质,精神上的满足才是他的目标。他决意撕开这层包裹的壳,不过,是用一种缓慢而温和的方式。 

 

  Q&A
   Q 你最尊重的人是谁?
   A (极力思索状)啊??这个问题,从来没有人问过我,我自己也从没有想过。(又自省)难道是我太自负了?不会呀,一定有的,只是一下子真的很难想起来。
   Q 你有没有遭遇过背叛?你怎么对待这种行为?
   A 有过啊,朋友的背叛。这件事对我触动非常大,以前我可是从来都不相信朋友会在背后捅刀子的。从这事之后我改变了好多,开始有了防范之心。我当时特别特别愤怒,过了8年之后才慢慢平复下来。现在当然是释然了,但忘记还是没有忘记的。
   Q 你最恐惧什么?
   A 孤独。我很怕一个人。尤其想到自己60、70岁了,独自一个人住在一个大房子里,就算只要愿意,周围就有很多美女,那种感觉还是特别孤独。(因为你不会去爱了,对么?即使周围都是美女,你也没有心力去爱她们)是的,就是这种感觉很可怕。(所以你怕的是失去爱的能力?)我想是的,这个想想都觉得怕。那是真正的孤独啊。
   所以我现在很喜欢跟家人在一起,陪陪孩子,他们才是我愿意为之付出一切的人。
   Q 不得不孤独时,你会做什么?
   A 看影片。(哪种类型的?)悬疑的、推理的,有时候也会看《阿甘正传》哪样的励志片。
   Q 如果你的一生有转折点的话,是哪一年?什么事?
   A 2012年。(今年?)对,就是在这一年,我开始认识自己,重新找回自己,开始明白什么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

 



王冰

上海珈俪时装有限企业总经理,88必发国际娱乐副会长。

相关阅读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