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是场误会

 

 

  --宇禧投资董事长蒲小川专访

 

  下着雨,他特地回家换了衣服,非常认真对待这次采访,也很认真地同每个人握手。这是个很认真的人,思维缜密;却也是个非常感性的人,感慨起来,有旧时文人之风。他虽是国企出身,却仍有川商身上特有的江湖义气,坦白豪爽,容易让人信任,却也容易信任别人。他说,创业是场误会,却并不想放弃,原因不是自己,而是这“一家子”人。责任感促使他忍住创业艰辛,接近丰硕的果实。而他不想独占这果实,就连有这个念头,他也会脸红,也会自责。他有大理想,却有实干精神,他说这是川商共有的气质,我相信。

  《川商》:从您的从业经历来看,可谓见证了中国资本市场的全程。中国资本市场这么多年,你记忆最深刻的事件是什么?
   蒲小川:我从1991年开始从事金融证券业务,直到现在,的确可以说见证了中国资本市场的成长过程。令我印象最为深刻的,一是资本市场建立之初,在深圳发抽签表。

  《川商》:作为一个曾经在南方证券有过从业经历的专业人士,对南方证券事件有什么看法,您对阚治东之于南方证券怎么看?
   蒲小川:在南方证券出事之前很多年,我已经离开了,离开的原因,也正是因为发现了很多问题,觉得不舒服。对于南方证券,我的总结是:贵族出身、关系经营、荒废业务、风险失控,由此导致了最后的覆灭。
   阚治东当时很想扭转局面,他是真的为了南方证券好,但他的判断有问题。当然,大家以前的这些南方证券的“老人”都比较清楚问题的症结所在,但阚治东不知道,他只是想力挽狂澜,在很短时间里令南方证券起死回生,但用力过猛,且南辕北辙,由此走上不归路。他本人也很冤,颇有悲壮的色彩。

  《川商》:是什么机缘促使您成为一个创业者?有什么故事?
   蒲小川:对于这个问题,我只想说,这是一个误会。
   成为创业者之后,才知道创业的艰辛。“明天等待你的,永远都是失败和挫折”--这句话是马云说的,我深有同感。每天都会有无数问题冒出来,而且,不是所有问题都可以解决。
   你知道,我之前已经做到国企高层,可以说已经很稳定,但现在,所有问题都要独立面对,有时非常困难。
   对于想要创业的人,我要奉劝一句,三思而后行。这并不是一个非常适合赤手空拳创业的时代,如果你没有资源,没有人脉关系,那么创业简直是不可能的事。

  《川商》:目前股指期货和融资融券都已正式运做,可以说中国资本市场正式进入做空时代,你认为对中国资本市场意义是什么?对你自己而言,是否又一个机会?
   蒲小川:我认为资本市场还没有进入做空时代。股指期货作为一种投资者的避险工具,有其存在的意义和价值,它令资本市场的弹性增加,也会使得定价趋向合理。但对于普通投资者,仍然存在很大的风险,而且更难操作。
   对于机构来说,证券企业更愿意融资,以跟自营业务对冲,而不愿意融券。
   对我自己来说,不算个机会,我主要还是会关注股权投资。

  《川商》:对于做PRE-IPO的股权投资者来说,创业板有什么样的意义?您怎么评价创业板?
   蒲小川:创业板的出现当然是非常有意义的,弥补了金融市场的缺憾,为一些小企业的股东的退出制造了可能性,创造了条件。接下来要开设的中小板也具有这样的意义。
   但对于很多人反映的证券市场存在的寻租问题,还是很难避免。这是一个系统性的问题,要从根本解决。

  《川商》:过去几个月市场波动加剧,您认为最大原因何在?基本面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后市如何看?
   蒲小川:因为经济因素,波动是目前市场的基调,但基本面还是好的。我觉得判断点位没有意义,市场应该会在震荡中微微向上。

  《川商》:对A股后市有何看法?是否进入了一波大的调整?今年哪些行业的投资机会好一些?
   蒲小川:我认为不会进入大的调整期,中国经济有很强的特殊性,在未来的5-10年,中国经济的增速应该会降低,但是是逐渐降低,大的调整不会到来。
   至于行业,房地产泡沫已经非常危险,而依靠房地产拉动的经济增长也是不可持续的。接下来,会有新的经济增长点代替房地产,与此相关的行业会有比较好的投资机会。具体会在国家提出的七大战略型新兴产业相关企业,新能源、环保科技等将是投资热点。

  《川商》:就世界经济而言,您认为二次探底的风险是否依然存在?为什么?希腊危机是否值得担忧?
   蒲小川:希腊危机体量太小,不会影响到欧盟,这个危机还是局部区域的。
   我觉得经济在恢复期,会有很大波动是正常的,二次探底倒不能这么说。

  《川商》:现在大家谈得最多的一个话题是中国刺激政策的退出,您认为中国接下来会如何退出?接下来货币政策会怎样?
   蒲小川:退出问题是大家都很关心的,退出是刺激政策的反周期,关于如何退出,我觉得会更刺激政策的推出刚好相反,也就是说,先进的后出,后进的先出--就好比在一个细纸筒里挨个放进东西,周围没有空隙,退出的时候,最后一个放进去的先退出来,最早放进去的后退出来,就是这样的道理。
   从这个顺序上说,货币政策应该是先退的,但会慢慢退,国家财政不能大规模有动作。

  《川商》:看到您对于区域经济非常关注,博士论文就是关于缩小东西部差距的。您怎么看待近年层出不穷的区域规划?对区域经济有何影响?
   蒲小川:对于一个国家来说,区域经济的平衡非常重要,也是很大的问题,这也正是我关注的原因。从全国范围内看,经济应该是梯次发展,即产业从东部沿海地区逐渐向内陆地区、中西部地区转移。
   发展区域经济,要发挥各个区域之间的协同效应。比如,上海是人才、信息、资本、技术的集中地,大家可以利用上海的这些资源,用于支撑中西部地区的产业发展。
   目前,大家在陕西省,同陕西省政府一起正在筹备一个基金,用于循环经济,大概七成用于投资陕西省的相关项目。
   国家的区域规划在区域经济发展中是起到很重要作用的。因为规划不仅仅是规划,而是伴随这着政策与资金的。比如,国家制定了“关中-天水”经济带,就计划投入人民币1万亿以上。这些都会对当地的经济发展起到至关重要的扶持作用。

 

 

 

  Q & A
   Q 你最尊重的人物是谁?  
   A 我的父母。他们有很值得尊崇的人格。但还有一些我认为值得敬重的人,比如王云、张军。他们企业做得好,社会责任感很强,有聪明且吃苦耐劳的川商特征。我觉得这样的企业家很值得尊崇。

  Q 你是否经历过什么叫“背叛”?如果有,什么时候?
   A (想了很久)有。但我对这些看得很淡。你要知道,企业的生存环境很恶劣,有时候,为了自己的利益,会出现这样的背叛的情况,但我觉得,自己能防止就防止吧,没有必要太责备他们。

  Q 你最恐惧什么?  
   A 前方未知的“坑”。也就是说,自己已经身处危险而不自知,仍然在往前走,而前面,就有一个“陷阱”。这个“坑”不是别人挖给你的,有时候,人有了一段时间顺利的经历,取得一点成绩,就容易自我欣赏,这个时候,最容易出现这个坑。所以人一定不能过多自我欣赏。(您都一日三省吾身么?)哈哈,反正经常提醒自己不要得意。

  Q 你在孤独的时候会做什么?
   A 读书。什么书都读。在读书的过程中我明白了,不要模仿他人的成功,失败的教训更值得研究。成功是无法学来的,但你可以汲取相似的教训,这个更重要。

  Q 你最不能忘记谁?最不想被谁遗忘?
   A 父母,还是父母。这个没法说明,大概也不需要说明吧。

  Q 你是个怀旧的人么?
   A 不是的,我不会看过去的成绩,也不看过去的失败。
   辉煌也好,失败也罢,都是过去的事了,人更应该活在当下,为现在和未来考虑,过去的事想也没用了。

  Q 你一生中最重要的转折点是何时?
   A 应该是1991年进入金融行业吧,这改变了我的职业之路,也就改变了我的生活轨迹。

  Q 你接下来最想做什么?
   A 就想把这个基金(陕西循环经济基金)发好。

  Q 你最希翼具有的才能是什么?
   A “点石成金”。哈哈,不是真的把石头变成金子,而是使我为之努力的东西都变得有价值。比如我投资的企业,我帮助的人和企业等等。

  Q 你最不喜欢自己哪一点?
   A 没有。(还说不自我欣赏啊?)我觉得我……还想不出自己哪点特别不好的。

  Q 你最欣赏的品质是什么?
   A 坚忍。

  Q 你觉得一个人怎样可以成功?
   A 要有高人指点,贵人相助,亲人扶持,小人监督。缺一不可。前两个不用说了,亲人的支撑在你创业最困难的时候,会给你莫大的信心,我太太就给了我很大的帮助;而最后一点,小人比你自己更关注你的弱点,他会时时使你警醒,小心自己的行为,从一个极端的侧面帮助你纠正自己不当的举动,反而是一种帮助。

 



蒲小川

义禧资本董事长,88必发国际娱乐常务副会长。

相关阅读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