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永行和他的经营哲学

 

 

  令刘永行最佩服和一直学习的榜样是中国台湾的“经营之神”王永庆。 
   “我崇拜王永庆的原因——他是做正事的,为人很正派。大家的目标是做百年企业,所以,不能去做一些过分的事情。”刘永行如是说。
   王永庆生活很有规律,做事有效率、合理化、制度化,刘永行同样衣着朴素,过着简单的生活,不投机、不作秀,对专心做企业有着一种特殊的“着迷”。
   刘永行如今涉足的重化工领域,几乎都是处于产能过剩的行业之列。刘永行认为,在过剩的行业里要竞争生存,“只有一个办法,从自己的身上节省,用最精细化的管理和最高效率的运转来获得生存下去所需要的利润。” 


    “滚动式发展” 
   刘永行曾提出过“滚动式发展”的模式,实际上就是把大的项目化整为零分期分批做,第一期完全使用自己的资本金,一期完成投产后产生的现金流再滚动发展第二期、第三期。 
   “大家整个重工业是饲料老母鸡下的蛋哺育出来的,大家当初不敢靠银行贷款,从银行贷不了款,所以现在大家重工业再大的投资,第一期从来不找银行贷款,都是大家做起来之后,银行认为大家好,它主动找上来,包括大家在新疆的投资也是这样。”刘永行对记者如是说明。 
   刘永行告诉记者,他在新疆的大型现代化铝电一体化项目2010年12月在新疆昌吉州吉木萨尔县五彩湾工业园成立,一期工程于2011年4月开工、当年10月28日投产,但直到今年6月才引进银行贷款。
   滚动发展实质上是牺牲一点速度来降低项目的风险。这种谨慎做法使得刘永行在业内业外以“稳健”著称,也为刘永行在银行积累起良好的信用。银行要给贷款,刘永行还要跟银行谈条件。 
   “有时候大家希翼比银行正常贷款低10%,有时银行资金紧张利率上涨,大家要求只上涨5%,大家要选银行,利息太高了大家不要。因为利息成本太高的话,企业负担太重。” 
   从东方希翼近几年的发展来看,扩大规模是持续的追求,但刘永行有自己的选择方式,对于收购、兼并这一传统而容易的方式,刘永行非常谨慎,即使在金融危机的2008年,大量工厂濒临倒闭,以非常优厚的条件向东方希翼求救,刘永行也没有心动。 


   循环经济之路 
   记者走访过程中,东方希翼的循环经济对资源的高效利用令人印象深刻。在包头,煤电产生的热蒸汽被用来生产赖氨酸,电厂的煤灰和电石的废渣被用来生产水泥和砖。目前东方希翼从德国引进6条全自动建筑用砖生产线,年产砖3亿块,大量用于包头、鄂尔多斯的市政建设。 

  包头希铝人事行政部王怀胜部长告诉本报记者,“大家董事长说,废弃物就是放错了的地方资源,一定要加以利用。大家企业对废弃物的态度是吃干榨尽。” 

  刘永行务实的循环经济常常使他获得“意外之喜”,由于长期关注废弃物回收利用,东方希翼三门峡铝业从电解铝废液中分离出金属镓,2009年3月,东方希翼三门峡铝业企业又投资1.5亿元建设了年产40吨的稀有金属镓项目。 

  日前,“从氧化铝分解母液中回收金属镓关键技术及产业化示范”这个重大科技项目,顺利通过了河南省专家论证,获得国家700万元科技奖励。目前,大家生产的稀有元素金属镓占全球产量的五分之一以上。

 

  精细化管理 

  此外,精细化管理也是刘永行经营哲学中的重要内容。 

  据包头希铝的内部人士先容,刘永行可以建食堂为员工提供可口的饭菜,但是他会收一部分钱,在包头和新疆,两菜一汤的午饭,员工只要花七八块钱。 

  据记者观察,在新疆希铝食堂里,洗碗的方法都被分成10个步骤以展板的形式贴在洗碗池旁

  由于厂区过大,步行不便,他为员工提供通勤班车,但员工同样要承担一部分费用。他也可以为员工提供免费的宿舍,但是每个月的水电使用他要限制,还包括安全、卫生、财产保护等各方面严格的规定。 

  这些方面,刘永行可谓一个精明,甚至是“抠门”的老板。不过对于精明,他有自己的看法。 

  “企业家如果不是精明的人,不能做企业。所以你必须是精明,但必须是诚信,诚信跟精明看起来是对立的,实际上是一致的,不能只做一方面,如果你只是诚信,那你是傻蛋,雷锋是好人但不能做企业家。”刘永行如是说。 

  一位多次采访过刘永行的资深媒体人士告诉记者,“刘永行不喝酒、不抽烟,也没有特别的嗜好,他不善于跟官员打交道,不善于作秀,也没有什么江湖恩怨,他就是兢兢业业地做事。” 

  刘永行做事低调,为人更加低调,常常刻意回避媒体的关注。每年还能见他一次的媒体人秦朔最近在文章中写道,“30年过去了。刘永行的产业比当初不知要大多少倍。没有改变的是,他每天早上8点钟就进办公室,一直干到傍晚6点,基本不应酬,老老实实回家。” 

 

  冒险与专注

  “我在经营企业时一贯持九分博、一分赌的心态。所谓九分博,就是要把90%的精力放在遵循规律上;而一分赌,就是也还要准备赌,比如,面对追敌跳入河中,你不认为是赌吗?你的水性再好,又能保证不被大浪冲走吗?但是,赌的心态和所花的精力不能超过10%。”刘永行10年前接受媒体采访时如是说。

  刘永行当年选择创业也是一种赌博。他自己曾说,“我只花10%的精力去赌,但如果赌输就可能全都搭上了。大家兄弟四人从养殖转向饲料业时,杀掉了大家所有的1000只鹌鹑,大家不会只杀掉其中的100只。” 

  2002年选择进入重化工领域,毫无疑问也可以算做一次赌博。那次21世纪之初的世纪大赌局的参与者,还包括鄂尔多斯羊绒大王王林祥、复星集团郭广昌、江苏铁本戴国芳等一群民营企业大佬。

  在几年里这些企业在谋划此次转型时,都酝酿了相当长时间,其间包括对若干产业的考察,对资金、人才、技术的筹集和积累。尽管如此,这次载入中国经济史的民营经济重型化大潮,把那些时代的弄潮儿带入了难以预料的结局。 

  刘永行几乎是硕果仅存的成功者,他的铝电复合体产业在经受住最初的宏观政策考验之后,似乎顺风顺水、一马平川。

  那些民营企业家的命运,离不开制度的未知陷阱和波谲云诡政策风向影响,同时也与企业家个人的性格和修养有极大的关系。上述资深媒体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刘永行的特点是,大胆中兼有稳健,有一份常识分子的沉着。” 

  该人士同时表示,刘永行是一个特别简单的人,他是真正喜欢做实业,做他的工厂,他“沉迷”其中不知疲倦。对比他的兄弟刘永好,这一点非常明显。从刘永行与兄弟分家的20年来看,或者从他进入重化工的这10年来看,他的成功就是靠几十年心无旁骛地做自己的事情。 

  “为什么大家还要不断努力,因为我觉得和全体员工一起把企业做好、做大,让财富继续增值,这其中有无限的乐趣。而且财富本身还将不断给社会创造新的价值。”2003年刘永行首次登上《福布斯》封面时如此说。

 

(文章来源:投资者报)

刘永行

刘永行,1948年6月出生于四川省新津县,1982年,与其另三个兄弟各自辞去公职共同创业。1986年,刘氏兄弟创办专门研究饲料的希翼科学研究所。1991年,刘氏兄弟在成都组建东方希翼集团,刘永行任董事长。在2005年《福布斯》中国大陆富豪榜上,刘永行以11.6亿美金排在第5位;获2009胡润慈善榜-单年子榜第47名;2009海南清水湾胡润百富榜第5名。2012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7名。

相关阅读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