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 是生活的线索

  

 

  舞台上,天鹅绒的幕布拉起,他是剧中人,歌声带着打磨抛光的青铜色泽,宛转进入心底,他接受热烈的掌声和毫无保留的赞誉,他一遍遍优雅地谢幕,他知道,这是最宝贵的对自己艺术的证明,他也知道,这并非对他本人的全部证明;
   幕布阖上,他是他自己,忙碌着奔走于与生活有关的各个角落,非常真实,这是生活本身,他需要这样的生活,正如他需要呼吸,而艺术,是生活的线索。

 

  用心唱
   《上海川商》:你是怎么爱上唱歌的?天生就喜欢?
   廖昌永:嗯,可以说从小就喜欢唱歌,对歌曲很敏感。多明戈的《我的太阳》、关牧村的歌、样板戏我都喜欢听,给我的印象很深。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金风吹来的时候》那首歌,好听啊,很好听。
   《上海川商》:意大利歌剧、俄罗斯歌曲与中国歌曲,你更喜欢哪个?
   廖昌永:只要是美的,我都喜欢。我喜欢一切唯美的东西,无论中西。

  极为少见的,听着廖昌永的歌声,可以想见到他的真诚,即使是难以听懂歌词的意大利歌剧--这是与听大部分中国歌手唱歌剧完全不同的体验。
   他用心唱,我想,从最初的最初,他就是这样的,热爱音乐,一碰到音乐,就会令整个人处在一种飞腾的状态,他不再是他的本体,而是一个站在他之上的、抽离出的另一个自我,这个自我完全融入在角色当中,与身体惟一的联系,便是声音。
   所以,这个声音在演绎各种歌曲时,都有着不同的感情,这不再是歌者随意使用的感情,而是经过理解、沉淀之后,再反映到歌声里。这种感情结实可信,令听者觉得被真正地敬重。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虽然廖昌永受到的是科班训练,依照的是科班标准,但那些仅仅是技巧,他的演唱技巧当然毋庸赘述,他真正打动人的地方,在于他歌声中的丰沛感情,这不是学校能够教给他的,给予他这些的,是生活。
   他所经历的各种各样的生活--幸运与不幸,爱与误解,贫穷与富足,疏离与热闹,这些,都给了他演绎歌曲的本色情感,他用他的生活理解歌曲,又用自己的声音和技巧化解掉那些过度的表达,成就了一首首感情丰厚、却并未流于感情的有着无穷张力的歌曲。

 

  音乐无界
   《上海川商》:是不是因为喜欢唯美的东西,所以你除了歌剧还唱了流行歌曲?
   廖昌永:是的,我很喜欢齐秦的早期作品,也喜欢其他一些流行歌曲,这些我后来都唱了,灌成唱片。
   《上海川商》:你是说,没有任何商业目的?
   廖昌永:没有,真的没有想过有什么商业目的。
   《上海川商》:但会不会被人这样误会呢?
   廖昌永:这种误会倒不多,更多的是一些严肃音乐界的误解和批评,他们觉得,你已经有这样的成绩了,为什么要去唱这些歌,这不是自贬身价么?
   《上海川商》:对,我认识的一些严肃音乐人,都会认为,流行歌曲简直什么玩意儿,提都不愿意提。你不在乎这些批评?
   廖昌永:不在乎,有什么可在乎的,我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又没做错什么。

  2007年,廖昌永推出了一张名为《情释》的专辑,这张专辑收录了他翻唱的许多当红流行歌曲,王菲的《红豆》、那英的《征服》、迪克牛仔的《有多少爱可以重来》等都在其列。接着,2009年,廖昌永又推出三张专辑,一张是继《情释》之后的发烧力作《情缘》,一张是《中国当代艺术歌曲》,还有一张献礼建国六十周年的专辑《我亲爱的母亲》也计划于“十一”之前发行。
   通常的说法是,这是一次“跨界”的尝试。但依照廖昌永的理解,由来无界,何论跨界?他只在乎一段音乐是否美丽,至于出自何处,归于何界,不是他在乎的事情。“为什么那么多人会喜欢流行音乐?这证明有些歌曲确实是美的,好听的,一个演唱者,不唱大家喜欢的歌,不是件很奇怪的事情么?”廖昌永笑说,他唱的那些意大利歌剧,在以前也是意大利的流行歌曲。
   这话倒不假,400年前的意大利人,歌剧也就是当时的流行歌曲。意大利民族是一个多愁善感而又容易情绪激动的民族,在阳光充足的地中海北岸,一切都丰满起来,包括音乐。歌剧之所以会被赋予高贵的标签,大抵是因为它有着华丽的演出背景,是从宫廷走出来的。
   廖昌永对音乐的理解很简单,就是美,并且大家喜欢。这是一种超脱的理解,对于一个身处严肃音乐环境,并且屡获殊荣的音乐学院教授来说,唱流行歌曲,无异于一个富家子弟去码头扛大包,引来各种质疑与批评。
   中国的严肃音乐--经常被称为高雅音乐,一直以来有曲高和寡的问题。虽然现在音乐会演出数量越来越多,但许多演出都没有得到宣传机会。除了少数名家名团能够得到较广泛的关注,更多的音乐会都是无声无息地演完了。
   有很多人在感叹:高雅音乐离中国人好远,亦有积极的人士在探讨,怎么让高雅音乐走进中国人的生活,当然,更有些人说,还是想想怎么让中国人有资格听高雅音乐吧,他们不懂,当然不会听。
   事实上,在这样一个普及快餐学问和物质至上的年代,囿于场地时间的限制,没有太多人会花时间去欣赏一台高雅音乐会,随处可见的通俗流行音乐更合适做浮躁紧张中的插曲。没有理解责怪那些从来不会接触到高雅音乐的人,这个时代,选择太多,眼花缭乱光怪陆离,不似当初廖昌永在田间听到多明戈的歌声的年月,当时的廖昌永受到很大的震动,眼前出现了另一块天空,而现在,声音太多太杂,你能被哪种声音打动?
   廖昌永用他的歌声告诉你,不是这种或者那种,唯有美,才能够打动一只日渐麻木的耳朵。

 

  完整的艺术家
   《上海川商》:你唱自己喜欢的歌,这没什么错,但对于一个艺术家来说,生存的基础就是观众,那些欣赏你,关注你的人,你不能只顾及自己的喜好。老实说,你担心失去他们么?
   廖昌永:这个问题问得真的很好……。其实,一个人,一个艺术家,不可能让所有人都喜欢,在听过你的歌的人里,有60%的人喜欢,就很不错了,是很不错的成就了。我不能奢望所有人都喜欢我的艺术,我得做好这个准备。
   《上海川商》:所以你一直不会使自己像很多艺术家一样,远远地离开人群,你很入世。
   廖昌永:我就是这样,说不上出世入世,没必要给自己设定什么,一个人就是一个人,要正视这些问题。

  在这个正午,廖昌永开着车,马不停蹄地去见各种人,做各种事,大家只能在他的行驶途中交谈,阳光打在他身上,我只能看到他右侧的脸,半张始终保持笑意的脸,不是没有沧桑和疲倦的痕迹,而是这沧桑和疲倦,被一种坚定所代替,一种柔软的坚定,软性的坚持,长久的坚持。
   廖昌永一定是个很坚强的人。我想,是这种坚强和倔强给了他独立思维的能力和坚持自我的力量。看到过一则很小的消息,说他在一次在法国比赛的过程中,因为体力不支,被送去急救,然后,经过治疗,他又回到赛场,重新完成他的比赛,那次,毫无疑问,他是第一。
   不知道为什么,看过太多媒体对他的报道,都在说他是多么幸运,在合适的时候遇到合适的人,得到各种形式的帮助,得到各种大奖。对一个成就名利的人,众人往往都看到光环,而没有看到艰辛,因为无法赶超,宁愿将这些看作上天对一个人的眷顾,一个人的幸运之旅,而不是艰苦努力的结果。
   一个农家的孩子,经过三次考试,进入音乐殿堂,而这个殿堂的门,他是在大雨中,赤脚一步步量过的,一共多少步,他心里有数,但他是个唯美的人,他要展现在大家面前的,是一个唯美的形象。但他的内心是真实而清醒的,他时刻保持自省,没有忘却最初的记忆,而是将这些记忆变成往后的坚强。
   他的妻子王嘉见证过他的困顿和萧瑟,所以,她是他的一面镜子,他不会忘却,跟她在身边有很大关系。“夫妻就像镜子,而我妻子是最了解我的人,我舞台上一个动作一个眼神她都能读懂。她会帮我把握住那根弦的弹性,紧的时候帮我松一松,松的时候又拉紧点。”廖昌永说:“我需要这么一个人来督促我,长期下来已经离不开了,要是哪天没有这样一个人我会不知道这样表演对不对。”
   事实上,更重要的是,王嘉之于廖昌永,不是对舞台艺术的提点,而是对生活的一种提醒,廖昌永在这种提醒下,得以自省,得以进步,得以维持一个真正的完整的自我。
   很多有很高艺术成就的艺术家,都可能是不完整的。他们只存在于艺术中,却不愿存在于生活中,所以他们忽略生活,弄糟生活,他们有着完整的艺术生命,却没有完整的人的生命。廖昌永不愿意这样,他不是一个只知阳春白雪的歌者,他有着充实的生活。

 

  无信之信
   《上海川商》:你整天这么忙碌,会不会很烦?
   廖昌永: 烦?不会不会,我不烦,都是需要做的事情,有什么烦的,做就是了。
   《上海川商》:难道没有遇到过非常烦恼痛苦的事情?
   廖昌永:那也遇到过的。
   《上海川商》:怎么排解呢?你的出口在哪里?舞台么?
   廖昌永:不是,是时间吧,慢慢就好了。
   《上海川商》:你信佛?
   廖昌永:谈不上,但我有信仰。一个人总要信点什么。
   《上海川商》:有没有信仰很重要,信什么并不那么重要,是么?
   廖昌永:是的,是的,很对。

  廖昌永是一个积极的人。老实说,我从没见过像他一样积极而认真的艺术家。
   见到他第一面时,他正在一间充满阳光的房间里给学生上课。这天很冷,无孔不入的北风却在这里静止下来。米黄色的窗帘散发着暖意,办公室也是教室,弹着一架三角钢琴、戴着一条蓝色围巾、穿着白衬衫的廖昌永,在略暗的角落里,认真地履行教师的职责。
   但他不仅仅是在上课,当他示范的时候,感情立即就调动起来,他的眉眼写满热情,这热情打破了严肃的氛围。他的学生看上去都很喜欢他。“我总是以表扬为主,”廖昌永笑说,对于学生,希翼得到的肯定更多,他也曾经是学生,他知道。
   廖昌永曾经得益于彼时刚从意大利留学回来的罗魏,这个亦师亦父的男高音歌唱家成了他的老师。罗魏信任他鼓励他,弥补了廖昌永曾经缺失的父亲的教育和关爱,并且教了他很多歌里歌外的道理;后来,廖昌永又投于音乐界权威、著名女高音歌唱家周小燕教授门下。她是位严厉的导师,对廖昌永批评居多,但廖昌永也因此得到磨练。
   如今廖昌永自己也为人师,能够成为他的学生,也开始成为很多学子的梦想。
   廖昌永大红衬里的蓝色对襟衫在大风里招摇着,他连跑带跳的背影带着孩子气的纯真。他有着孩子一般单纯的信仰,这个信仰就是,信。



 



廖昌永

  廖昌永是目前活跃于世界歌剧舞台的极少数杰出的中国歌唱家之一。廖昌永曾师从声乐教育名家周小燕和男高音歌唱家罗魏,1995年以硕士学位毕业于上海音乐学院。多年来,廖昌永不断荣获国际声乐大奖,1996至1997年间,廖昌永在一年内连续三次分别获得法国第41届图鲁兹国际声乐比赛、多明戈世界歌剧大赛、挪威宋雅王后国际声乐大赛的第一名,使世界乐坛为之震惊。在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当选为教育科学学问卫生委员会委员。

相关阅读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