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有鲜花 人生就应与阳光为伴

  

 

——访上海眉州商会副会长、上海清黛服装有限企业董事长黄远根

 

  “我很喜欢服装这个行业。因为喜欢就有目标,在上面花多少精力也不为过。”黄远根说。他很庆幸自己在行业中坚持下来。甚至,有好几次他做梦会梦见一个服装款式,他会赶紧起身,把这个灵感画下来,第二天进行打板、做成样衣。他很享受这个过程,“感觉是梦想照进现实。” 商海沉浮中,黄远根仍保持着那份初心和不事故,对行业充满如初的热情和清醒的预判。

 

      文/陈莉   摄影/姜程亮

 

      固执的坚守者

      黄远根毕业于江西服装学院,可以说是与服装有着天生的缘分,其母亲曾经就是四川老家手艺精湛的裁缝,从小耳濡目染。黄远根自小很有音乐方面的天分,学生时代是当地小有名气的“歌手”,还经常在各种歌唱比赛中拿奖,成绩优异的他高考时想选择声乐,但因为来不及补习器乐课程,老师建议他改学“美术”。艺术是相通的,加上其自身的勤奋努力,经过大半年的刻苦学画,专业成绩马上跟了上来。“我记得那年冬天学画的时候,天气非常冷,我一直在画……,手都冻紫了,我还在画……,别人都睡觉了,我仍然在画……”。就这样,黄远根在97年高考的时候,顺利地进入了江西服装学院艺术系的服装设计与管理专业。其父亲也很支撑他的选择,说:“衣食住行,“衣”者居先,你就好好干吧。”黄远根始终不忘初心,一头扎进这个行业就是20多年。虽然身边很多人都已改行了,去做了当下热门的生意,他还是一直坚守着。

      命运的转折总是在不经意之间。黄远根在大学期间是学院团支部书记,入党积极分子,多次被评为“优秀学生会干部”,在大学毕业之际,上海一家服装企业向学校寄来一份“招工函”,他和其它7位同学受聘,拖着拉杆箱,一起来到了心中向往的、俗有“东方巴黎”之称的上海。

      服装厂位于当时偏远的浦东川沙,工厂的环境也是艰苦的,一进去实习,干的内容和普通工人一样都是打杂的活儿,加上实习的工资低,一月只有150元,很多同学坚持不下去了,陆陆续续离开工厂。“和我一起来到上海有8个学生,最后就剩我一个人了。我当时的女朋友,现在的爱人邵海萍也回临安老家了。”黄远根说,“但我自己也没有觉得有多苦,一直还是积极乐观,踏踏实实,不放弃。记得当时和我一起上下班的苏师傅总是和我说:‘小黄,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做事情一定要沉得下去,稳定中求发展,现在想来当时的老板给到了我很多的机会,经常出去和出差都带我在身边,得到了很多锻炼、学习的机会,我生命中真的很感恩、感谢他们。”

      因为坚守,才能看到最美的风景。黄远根的本专业是服装设计与管理,走上工作岗位三年才真正干上对口的专业,前期就是在“打杂”。服装行业程序的18般武艺都滚过了,从最初的修剪线头、检验、裁剪、生产一线管理,都非常精通,任何一道程序都非常清晰。

      老板第一次发现黄远根的时候,他正趴在地上复查唛架(大货裁剪的排版图),“咯小赤佬满来噻,唻伊调到企业里向去……”老板慧眼识才,把黄远根调进了位于四川北路上的企业总部,使得他有机会接触到了市场和行业的最新信息。但因为企业是传统的家族企业,又被人为地排挤回到了工厂,老板又把他调回企业,这样“三进三出”,砺练中也越发坚强。正是因为从基层做起,他现在才能在工厂业务安排等事物上思路清晰、得心应手,工人们也都对他的专业经验和常识口服心服。

      任何一种人生经历都是一笔财富。黄远根说,“在技术学习上,我的运气很好,刚参加工作时师从于给国家前副总理—万里先生定制高级西装的邸吉海先生,他也是我技术生涯中对我最最有影响的恩师,后又分别师从东华大学(原上海纺织大学)最早下海的一批老师之一,《服装结构与工艺制作》的编辑,也是上海“海派服饰学问与蒋锡根先生同期的创始人之一的苏石明先生和《教你学裁剪与缝纫》编辑赵永刚先生,也算是海派服饰正宗嫡传的第二代弟子吧。我学习到了很多,现在回想起来真是我人生最大的一笔财富,而且一辈子都没人能偷走。我自己也带过徒弟,很多现在在各个服装企业也都是技术骨干,我很庆幸”。

 

      在创业中成长 

      2006年底,一个偶然的机会,黄远根和他的夫人可以接手一家服装厂,但条件是必须承担偿还工司的20万负债。20万对于当时的黄远根夫妻来说是一笔很大的资金,但他想,这是一次很好的机会,可以开始自己创业试试了,还是干吧。于是他们的第一家企业“上海羽爵服饰有限企业”于2007年1月4日成立了,地址在北外滩九龙路。

      企业成立之初,主要接一些代加工的单子。2008年接到第一笔价值200多万的服装订单业务,10000件衣服。黄远根找人把业务发到泰兴、又被转包到萧山,因为没有跟进,衣服做坏了,想尽了办法才追到货物,通宵协商,工钱翻倍拿到了货,连夜把服装拉回上海。又到处借钱,找朋友把衣服修好交给客户,处理完这批货几天都基本没合过眼。考验接踵而至,企业成立不久又遇到了突如其来的金融危机,“2009年是大家最困难的时候,那时候大家身上有30几张信用卡,没有办法,资金流转困难,大家就信用卡互相倒。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大家真是相当艰难,不知哪里来的力量和勇气,这一路走来要感谢一位我最熟悉的人—那就是我的爱人邵海萍,为了企业的发展她付出了太多的精力,谢谢她!”黄远根说。

      随着事情的发展他觉得这样下去不行,一定要在业务和客户上面进行调整。他想到自己是服装设计专业出生,要发挥设计的专长。他在与众多客户的业务合作中发现,优质的客户诚信度高,有品质的要求,而且管理规范,付款程序简化迅速。于是,企业的主营业务有了新的调整,就是与高端的女装品牌合作,做成品羊绒、羊毛大衣的OEM、ODM及FOB项目,工艺要求很高,精细到每一根针线,追求完美。同时,他成立了自己的设计研发团队,为高端女装品牌的大衣成品提供一站式的研发、设计、选材和大货成衣制衣业务。客户只需对设计款式说“yes or no“,把看中的款式放进企业的购买篮,贴上自己的logo或者镶嵌进自己品牌元素,订单达到一定的量,就可以独家使用款式。2010年,企业迁址到周浦镇,业务也开始有了新的起色。

       黄远根喜欢去走市场,感知变化,去世界的时尚中心捕捉灵感,“我很享受这个过程,因为我热爱这个行业。”他有着职业的敏锐度,每年带领设计团队做市场规划、预见未来。现在2018年的冬装才刚上市销售,已经在找2019年的秋冬元素了,品牌永远走在市场的前面,要有市场的前瞻性。

      稳定的品质保障和良好的信誉,为黄远根赢得越来越多的高端客户。老客户的订单非常稳定而且逐年增长,企业也随着客户的高要求在不断成长。新的客户纷至沓来,清黛在业界树立了良好的口碑。

 

      必由的品牌之路 

      “中国的服装品牌化是必由之路”,黄远根说。

       1994-1999是上海纺织品批发最爆发性发展的时候,你只要走进服装批发市场,看到的是客户扛着麻袋装着现金来买服装,收银员都来不及数钱,把一叠叠的现金压压紧,按照公分来计算,现金放进保险箱,第二天再慢慢点。那时,黄远根所在的服装厂40几人,每天生产的400—500件衣服,全部被抢光,完全没有做品牌的概念。

       黄远根接触打造服装品牌也算是最早的一批,他所在的企业老板也是行业里面品牌的先行者,这位前辈平时走路都是奔着走的,一直很拼很敬业,她感知到了后期服装业的发展趋势,有一天她宣布企业要注资发展品牌业务,创立自己的服装品牌。她重金请来了大学的教授、专家来进行品牌的研发,研发经费从300万到500万最后到1000万,发布会是在东方电视台演播大厅隆重举行的。发布会当天来了300多人,第二天还有十几桌人、到第三天订货的只剩下一桌人了,发布会失败了。那天,他见到老板时,她正坐在办公桌前打着吊瓶对黄远根说:“前期的品牌研发失败了,我打算再补500万,我自己来做,成功就成了,不成功我就到国外养老去。企业这边的原有业务就交给你负责,大家随时联系”。就这样,老板自己开始带领团队进行品牌的开发,第三年营业额达到了2000万,第四年营业额超过5000万,第五年过亿,品牌创立成功。经过这一次品牌创立的曲折过程,他自己也学习到了很多很多。

      在经历了十多年的服装加工业务之后,黄远根也在思索自己的品牌之路。“如果没有自己的品牌,路走下去,只会越走越窄。市场的竞争非常激烈,很多同行人竞争,是通过压价钱的恶性竞争。其实,从另种角度,做不做品牌也是被逼的,不做就会受制于人。做自己的品牌,可以增加产品的附加值,企业发展也更有主动性和规划性以及长期性。”

      于是,经过几番踩点、定位、研讨、设计,在美丽的山水之城杭州临安,即将开出第一家品牌旗舰店,店面400多平米,正待开业。他的自创品牌“FB”,寓意是“fish(鱼)和bear(熊掌)可兼得”,定位是做高端女装的四季装,品牌之路就此开启。黄远根表示;“一手做着原有业务,一手逐步扶植自己的品牌。当自己品牌成熟的时候,大家会有所偏重。一定要走品牌之路。”

      海派服饰学问的沉淀也是日积月累的,黄远根爱学习,经常向行业的前辈虚心请教。他的书柜里面常备着一本书《服装结构设计——服装母型裁剪法》,这本书是东华大学的蒋锡根教授所著。蒋锡根对海派服装行业的贡献很大,属于程碑式的人物,为服装专业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我把这本是当做是服装专业的‘圣经’一样,通过这本书,你知道服饰的设计不再完全是按照感觉去做,而是用数学的原理,用很多科学的定理去验证和演算出来,很有科学性、数据化、规范化。我每带一个徒弟都会送他们这本书,非常受益。”

      黄远根的勤奋和坚持,不仅赢得了客户和订单,他的设计也在行业评比中频频拿奖。2009年的“CCTV主持人服装大赛”上,他的一款西装内垫肩的设计获得一等奖。同时,他设计的一款大衣,被中国驻阿尔巴尼亚领事馆作为特别礼物赠送给阿尔巴尼亚总统夫人,得到总统夫人的喜欢和高度赞赏,一件大衣,写入了“国事档案”。

 

        心中的灯塔

       一直积极、乐观的他,虽然目前尽管行业的竞争日趋激烈,他仍然充满信心。

       在意大利米兰他开出了自己的工作室,经常他也飞去米兰和工作室的同事们一起商议讨论设计方案和行业趋势。“我很喜欢这个行业。因为喜欢就有目标,在上面花多少精力也不为过。”他说。他庆幸自己在行业中坚持下来,平日里除了在厂里,有时间就在设计、打版或是辅料市场、面料市场寻找灵感。他喜欢去各类的高端商场逛,那样可以感知行业和市场的风向,时刻能把握时尚脉搏。这么多年下来,他总是充满很高的热情,经常自己做设计,亲自参与打板,并且特别享受设计灵感变成现实作品的这个过程。

        甚至,有好几次他做梦会梦见一个服装款式,他会赶紧起来,把这个灵感画下来,然后第二天进行打板、修改,做成样衣。有的品牌商看中了这个设计,大衣上市的时候还写了一段“源于梦想”的故事。“我特别享受这个过程,梦想变成了现实。”黄远根微笑着说。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灯塔。“我希翼我的品牌能日趋成熟,在我和团队的培育下逐步发展,有一天我的品牌能走进意大利、法国的顶级品牌时装发布会,走向国际时尚的中心。这就是我的灯塔。”黄远根说。

 

Q&A

1.从民营企业的角度,怎样看待“改革开放”这四个字?又如何看待这四十年?

      以前我经常去跑服装市场,看看七浦路这20多年的变化,就能感知服装这个行业的变化,从这个角度看到国家改革开放带来的翻天覆地的变化。我很庆幸,生活在这个高速发展的美好时代。小时候记忆犹新,每年在青黄不接的时候吃不饱,父母到处去借粮食,对于那段苦难的岁月印象很深。

      可你看现在的物质生活这么丰富,不敢想象如今在大上海有车、有别墅、有企业,有一份自己热衷的事业还有一个风雨同舟,齐心协力的形同家人的团队。庆幸也,美哉也!感觉特别在2007到2018年之间变化很大,营商环境也越来越好,越来越规范,客户也更有契约精神。

 

2、 您怎样看待品牌对一个企业的重要性?您认为该如何做品牌?

      企业产品要有品牌才有生命力,提升产品的附加值。品牌的培养过程很漫长,首先要练好内功。服装注重细节设计、良好的材质、完美的工艺以及优秀的营销策划,事情很多很多。创造产品的差异化,否则总是跟着被人跑。要领先于市场,空间很大,机会也多。

 

3. 您的企业学问是什么?您怎么看企业学问对一个企业的作用?

      大家的企业学问是“不抛弃、不放弃、好好干、好好活”。企业里有不少员工跟着企业成长十多年了,对企业来说是财富。好好干是必须的,还要会学会好好生活,懂生活。大家还有一句企业学问;“你若盛开 清风自来”。对于成绩不去争不去抢,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像电视剧《士兵突击》里面的许三多,做事情都有一股坚持的精神,任何时候都很自律。

 

4. 当下的社会与经济环境赋予您的企业怎样的挑战与机会?

      行业的发展与整个城市的定位有关系,因为大家是生产型和贸易型并存的企业,生产型的企业一直在被动地往外迁,在地域的招商政策上也得不到太多的支撑。其实大家不生产面料,生产中的边角料都全部由面料厂回收了,生产并不会有污染,但也被牵连。

      其次是现在找工人也非常难,因为大家的大衣制作过程手工撬的比例很重,劳动力成本高,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产能。当今企业的竞争人才是关键也是核心竞争力。现在大家会适当降低产能,提高附加值,来保证产值。

      大家的大衣95%以上是直接走高端品牌商,一直只做优质品牌商。不走天猫等线上销售平台。但这个行业从2011年—2015年是上升爆发期,到了16年,基本上羊绒大衣女性消费者人人都有了几件,市场的蛋糕也越来越小,竞争更激烈了。

      创新很重要,“创新是人类进步的灵魂”,现在好些服装店有生活馆模式,衣服,食品,居家等等都能一站式搞定,这是在经营模式上创新。

      “眼睛要看天”寓意要有远大的目标,“脚手要挨地”寓意得脚踏实地,相信天道酬勤。“面对阳光,永远看不到自己的影子”是黄远根的座右铭。祝福他同时也祝福清黛未来一切顺利,发展更好。

        


黄远根

  黄远根,上海眉州商会副会长、上海清黛服装有限企业董事长

相关阅读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